记者了解,按照公务员法的规定,公务员涨工资是以企业相当人员薪酬水平及其变动作参考依据的。因此,公务员涨不涨工资、涨多少,都要参考企业相当人员,也就是企业管理人员薪酬水平来决策,是一种比照追随机制。

  “按照国际惯例和新中国成立以来的通行做法,公务员工资水平大体处于社会平均收入偏上位置。按照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年鉴数据来看,目前公务员工资与国有企业平均工资比较稍低,与全部企业比高一些,但后一个差距比5年前明显缩小了。”苏海南说,从这个角度比较看,适当提高一些公务员工资有一定道理。但这需要以清理整顿津贴补贴等为必要前提,即把制度外的转为制度内的,把暗的转成明的,在开了正门的同时一定要关上后门。因此,公务员工资调整必须以深化改革为充分必要条件,必须做到规范有序、公开透明。

  李忠曾在人社部新闻发布会上介绍,此次工资调整的实际增资幅度并不高,按全国平均水平计算,月人均实际增加300元左右。而据人社部介绍,这次调整的一个特点是向基层倾斜。

  “有的公务员在乡镇工作了三四十年,工资才一两千元。县委书记和县长的工资也就3000元左右。这跟公务员的社会地位、人力资本和承担的工作是不匹配的。”苏海南表示,从全国总体水平看,基层公务员工资普遍偏低。

  李忠介绍,中国机关事业单位近4000万在职人员,有近800万人在乡镇工作,他们长期工作在一线,条件相对艰苦,工资水平普遍偏低。“为落实中央加强基层干部队伍建设的要求,稳定基层工作队伍,鼓励人员向基层流动,将通过建立乡镇工作补贴制度,适当提高乡镇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的工资待遇。”

  对个人来说,此次机关事业单位基本工资标准调整实际有两笔账。一是按规定的政策标准增加了多少工资,二是在个人养老保险缴费后实际增加了多少工资。

  按照李忠的说法,由于各地工资收入水平存在差异,养老保险个人缴费也相应存在差异,而基本工资实行全国统一标准,不同人员扣除个人缴费后实际增加的工资有多有少是正常的,理论上会存在少数人员调资按统一标准增加工资较少、而按规定的基数个人缴费较多的情况。对此,有关部门将指导地方采取相应措施,不出现“不涨工资”的情况。

  人社部有关负责人透露,随着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制度改革,今后国家将逐步建立覆盖机关、企事业单位退休人员和城乡居民的基本养老金正常调整机制,根据物价变动、职工工资增长、收入水平提高等情况,并兼顾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承受能力、财政负担能力等因素,统筹考虑各类人员的基本养老金调整。

  本报北京6月27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