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方囤积居奇,造成市场观望”,有从业者总结这场演唱会卖票情况时说。

  在上一篇文章中,小娱已经分析了这场演唱会的稀缺性,因此它更加具有被囤积居奇的空间,但商品价格与消费者之间需要达到一种平衡,才能达成交易,当价格弹性空间被压缩,主办方一方将绳子抻得太紧,绳子就可能会崩断,消费者拍拍屁股走了,主办方无法收场。

  事实上,演唱会门票虽然带有稀缺性,但毕竟不是必需品,有从业者都说他甚至不建议自己身边的朋友“去花这个冤枉钱”,而且王菲的粉丝大多是稍微年长的70后、80后,相比于90后、00后,这部分人群购买消费的冲动性已经很小了,更加理智。

  事实上,本身幻乐一场“1800、5800、7800”的门票定价就已经是挑战传统市场定价的行为了。根据业内人士的估算,如果按照票面价格,梅赛德斯奔驰中心一万8千个座,整场门票能达到1亿4000万,但是按照这个票面也依然是“不赚不赔吧”。

  “1800的票市场上都很少,再加上营销带来的溢价,严重消耗了消费者的心理底线”,这样的定价策略说得好听一些是试探演出票务市场的天花板,但是说得不好听一些,就是“捅娄子”,有从业者直言。

  “这样演出却不能代表演出行业,对于演出市场没有参考,也没有可仿效的可能性,因为王菲是不可复制的”,有从业者说。

  过度囤积居奇的后果是有价无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