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票务,演出市场的半垄断也一定程度上造成二手票务平台的弱势。

  除了白玉兰和稻草文化,国内传统演出商还有一家叫做非凡京奇的公司,这三家在演出市场几乎三足鼎立:上海演出基本都在白玉兰手里,北京的在非凡京奇手里,深圳广东的则在稻草手里。从某种意义上说,相当于半垄断,当演出上垄断时,他们更倾向于找长期合作的合作伙伴。

  幻乐一场这场门票大战,一定程度上它的定价也压榨了二手市场空间:二手票务作为二级票务流通市场,本来具有相当可观的溢价空间,但是当门票原本就很高时,二手票务的溢价空间就很小了,进一步积压了二手票务的盈利空间。

  当然,演唱会还没有开始,无法预测结果,至于有二手票务被处罚的事情,“看看29日演出结束后这2个网站会不会被查处就真相大白了”,有从业人员说。

  这本是一场具有所有经典元素的营销案例,稀缺的天后资源,顶级的设施场地,买单的慷慨观众,外加挑战心理底线的天价票价。但是在这一场本可以攫取自己最大利益的配合中,演唱会的各方却并没有踩住自己脚下的平衡木,使得原本是弹冠相庆的狂欢时刻,却变成了一场落败的facepal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