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坚克难,要有对形势的敏锐觉察——

  从几十万字调研素材中抽丝剥茧,全国政协委员、经济学家张连起今年格外关注降成本问题。

  “降成本可以说千头万绪,就拿降物流成本来说,涉及航道畅通、枢纽互通、江海联通、关检直通等,每一项都是很复杂的文章,涉及目前部门权力的调整,做起来会遇到不少阻碍。”张连起说。

  从“三去一降一补”看,任务仍然艰巨,去产能中如何遵循市场规律,把握好节奏;去库存中如何得当用力,防止一二线城市房价过快上涨;降成本中如何打好组合拳更好调动企业积极性,其中的每个问题都需要深入研究,找寻破解之道。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本质是改革,核心是体制、机制创新。”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会长彭森说,一方面要避免行政化、部门化、碎片化倾向,另一方面要尽快在市场化改革的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取得实质性突破,加快建立更加成熟完善的市场经济体系。

  攻坚克难,要找到正确的解题之道——

  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需要在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短期和长期”“减法和加法”“供给和需求”四大关系上下功夫。

  从浙江“最多跑一次”倒逼政府部门改革,到山东推出市场化“房票”促进商品房销售;从广西建立“僵尸企业”数据库,到北京超前布局人工智能、生物技术、石墨烯等基础前沿研究……从全国两会多个讨论现场,也传递出各地围绕“四大关系”行实举、着长远。

  攻坚克难,要有闯关夺隘的实干精神——

  “实业是命脉,实干是基础。”全国人大代表、泉州市委书记郑新聪说,泉州已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角度编制实施17个产业转型升级路线图,力求创新有进、结构有优、质量有升。

  “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既要有战略眼光,更要有责任担当。”全国人大代表、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坦言。

  改革号角劲吹,转型时不我待。

  站在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要关口,处于民族复兴新征程的关键一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必将在深化之年牵引中国经济行稳致远。(记者何雨欣、张辛欣、侯雪静、王海鹰、王敏、何欣荣、康淼、徐扬、许祖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