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社北京3月13日电 题:委员解析中国科研的“柴米油盐”

  中新社记者 张素

  “柴米油盐”是生活的必需品。在北京参加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的科技界委员,对从事科研活动的“柴米油盐”直抒己见。

  柴:乱挖人才何时休

  创新驱动,人才为先。有委员指出,科研院所和高等院校重视人才储备,却演变成“挖墙脚”。

  全国政协常委、中国科学院院士郑兰荪说,正常的人才流动自然有利于科研发展,现状是价码越抬越高,水平却没有提高,“反而对西部等经济欠发达地区的基础科研带来很大伤害”。

  委员们分析,造成乱象原因之一是外界过分追捧科研人员头顶的各类“光环”。

  全国政协委员、中科院上海光机所信息光学与光电技术实验室主任王向朝说,国家各部委人才计划近20个,全国各级各类有一定影响的人才计划近百个,每个计划都与科技资源、职称、评奖、待遇紧密挂钩。

  王向朝建议,对当前国家层面上各种人才计划梳理整合,限定同一申请人的人才项目申请数量,针对高层次人才建立薪酬福利指导制度。

  米:成果转换难见金

  全国政协委员、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所长蒋华良拿出实例。该所一位70多岁的科研人员研制出治疗红斑狼疮的药物,转让成果价值3000万元(人民币,下同),按协议得到750万元。但因奖金与工资挂钩,如果一次性提走,月收入超过8万元的部分要按照45%的比例缴税。

  全国政协委员、中科院理化技术研究所副所长汪鹏飞补充说,科研人员提取成果转化奖金“影响一家单位工资总额”,现行征税方法打击了科研人员成果转移转化的积极性。

  委员们说,2016年实施的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工作“三部曲”,从科技体制机制上有效破除了成果转化障碍。建议国家统筹协调科技成果“三权下放”配套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