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平台”如何自律:注重信息安全隐私保护

  在施杰看来,与政府管理分享平台的思路相比,平台内部监管的重点应该放在分享的物和参与分享的人。

  “企业内生性治理,应成为协同治理的重要部分。”全国政协委员、西安未来国际信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王茜认为,企业应建立内部管理体系,包括经营管理制度、安全生产服务管理制度、信息安全管理、隐私保护制度、信息公开管理制度、服务提供者能力管理制度、服务质量保障制度等。

  王茜建议,分享经济所在行业的主管部门、互联网部门建立行业自律体系,“如美国的一些公司联合成立了众筹业务监管协会”。

  如何包容“分享经济”:多方都要适当让利

  在平台与监管协调的同时,分享经济如何与城市适配也受到关注。全国政协委员、西南交通大学教授孙林夫认为,分享经济的本质是价值链重构:“新角”对“老角”构成冲击,新的价值链条成形,新老调整,直至动态平衡。

  孙林夫建议,勿忘将“老角”纳入新价值链条中。例如,在共享出行领域,滴滴出行、出租车公司、出租车司机,这三者间的关系就应当理顺,为共享新模式输送经验。

  他还提醒,当下流行的“分享”只是“单边协定”,应打开“双向思维”,“分享,不能光是你分享别人的,别人也得分享你的,共享多方都应该适当让利,否则无法真正跑赢‘最后一公里’”。

  如何使用“分享红利”:遵守社会公德运行秩序

  作为“分享经济”的受益者,民众也是“分享经济”繁荣的关键。近来,在共享单车领域,乱停乱放、据为己有甚至蓄意破坏的情况屡有发生。

  李小鹏在发布会上特意提醒说:使用者要增强文明意识、遵守交通法规、遵守社会公德,维护共享单车的运行秩序。

  孙林夫表示,民众是分享经济的参与者、获益者。他呼吁,每个人在享受“分享”为日常工作与生活带来巨大便利的同时,也要树立自我行为准则。(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