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准备退出广州市场的粤J牌网约车司机深有感触:“即使在政策落地前一个月,与几家平台合作的本地车队中介还在疯狂拉人,口口声声承诺‘车籍不是问题,即使政策收紧,也可以转成高端车型’,没想到政策落地后,最先赶走的却是我们这些等待成为‘高端车’的外地车……”他坦言,过完春节后同行流失很多: “我们车队从刚开始三十多人,到现在只剩下十几人。”

  更令司机们感到郁闷的是,乘客会把距离远、溢价的坏情绪发泄到他们身上,而他们却并没有因为接到更多的远距离派单或溢价单而增加收入:“首先好评率骤降,其次就是溢价的大头都被平台拿走了,我们还要自掏腰包为远距离派单的油费埋单。”

  许多失望的网约车司机,与充值后怒删App的乘客一样:账户里的余额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