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和日丽,天是真正的暖了起来,京城任意一条道路两旁都是桃红柳绿的春意蔓延。都说北京的春天太短暂,可百花不管,似乎在一夜间竞相怒放,杏花、玉兰花、梨花、海棠花、丁香花、二月兰,姹紫嫣红的装点着四季中最美的开始。

  京城是与众不同,因为有紫禁城,红墙映衬下的花枝,充满了古典与诗情。关于迎百花,早在唐代,就有了花朝节, 紫禁城中也是要过花朝节的,作为北方城市,故宫的春天来得要晚一些,每年农历二月十五日左右,紫禁城中花才进入盛花期,二月十五日也是宫中的花朝节。

  清乾隆年间,乾隆帝在承德避暑山庄、北京圆明园等地建汇万总春之庙,也即花神庙。供奉十二花神并于每年花朝节祭拜花神,又或外出游玩,踏青、将五色彩纸粘在花枝上等习俗,将那些美好期许寄托在明媚的春光里。

  昨天进宫是以赏花为目的,主要逛了东西六宫和御花园、慈宁花园。延禧宫中两株不大的丁香花在水晶宫的残垣前幽幽暗香;最令人惊艳的是乾宫院落里那株古梨树,苍劲的树干伸展向蓝天,撑开硕大白如雪的花冠,越过红墙,远远的就能望见,一树就是一个春天,有说梨花代表纯真唯美的爱情,关于承乾宫还有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不知道这株古梨树是否与之有关联;御花园里,杏花已经谢幕,春桃和玉兰花在亭榭边娇媚动人;慈宁花园的海棠正当季,待放的花朵如红唇微启欲诉含羞,慈宁花园游客相对较少,在亭间小坐静听花开的声音,任时光流淌,在和风送暖的春日里,期许一世安好。

  从紫禁城的面积与植被的比例上讲,花并不算多,因此,大概才有了专为皇家出游的颐和园、圆明园、各种园吧;大概才有了“烟花三月下江南”主子们的赏春之旅吧;大概才有了宫中收藏品中众多关于花的主题作品吧。一直觉得花是治愈系的精灵,对于百花的爱,无论男女都足以牵起内心那份柔情。

  宫中的花不多才显珍贵,在紫禁城的古意中读一份春的诗篇,哪怕仅是红墙根的一棵小草,也有它灵性之美,走进故宫和春天有个约会,现在正当时。(尤紫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