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科大校长谈自授学位:国家文凭失去含金量

http://sc.sina.com.cn  2010年12月20日09:15    山东商报

  就是要打碎铁饭碗

点击进入下一页
南科大教改实验班开考

点击进入下一页
朱清时(左)和本文记者合影

  他,中国首位由国际猎头公司全球选聘的大学校长;

  他,被冠之为中国大学最牛的校长;

  他,又被称为中国高校教改的先行者;

  他,是南方科技大学的创校校长朱清时。

  众人眼中的这位62岁老者,一身儒雅之风,与人握手不管老幼职位,必先微微颔首;据传其酒量极大,前日咨询会火爆开场,夜晚高兴之余与同事畅饮几杯,心微微然;心里最喜欢的,是如白纸般的孩子,用他的话说就是“得天下英才而教之,不亦悦乎。”

  昨天,一袭青衣的朱清时,坐在了本报记者对面,畅谈南科大教改“突围回归”之路。

  主题词:

  突围

  “没有遇到绿灯红灯,全是黄灯”

  (走出这一步,一步行动胜过一打纲领。我们就找到自主招生、自授学位来先行先试)

  记者:“南科大在没有取得教育部招生资格审批情况下,开始自主招生,很多人都在关注你们遇到了什么样的困难?”

  朱清时:“最大的困难,就是今天走出的这一步,因为这个决定是很难的。如果12月18日那个咨询会冷清清,那就说明我们失败了。”

  记者:“12月18日的咨询会很火爆。”

  朱清时:“这么多人来,实际上是用行动投票支持南科大。很多家长不太在乎学位文凭谁发,在乎学生是否能成才,特别是在深圳这个地方,就看你有没有本事,这种民意对我们是极大的鼓舞。”

  记者:“之前听说您提了一个很有名的‘黄灯论’,也就是一路走来,没有碰到红灯、没有碰到绿灯,全都是黄灯,能解释一下吗?”

  朱清时:“我数次看深圳博物馆,深圳机场建了好多年,第一架飞机都要启航了才批准……改革开放经验告诉我们,你要改革的话就意味着你做的事儿就和别人不吻合,就要冲撞。在这种情况下,你要等上级批复,等于是要上级给你承担责任,承担不遵守旧有制度的责任,承担各地攀比的责任。我们只需要走出这一步,一步行动胜过一打纲领,我们就找到自主招生、自授学位来先行先试。”

  将来还要自授博士硕士

  (现在,教育部授国家学位就像一个铁饭碗一样。我们这一步,就是要打碎铁饭碗。)

  记者:“下一步,我们还会等着教育部的批复吗?”

  朱清时:“教育部的批复我们很欢迎,在我们的体制之下,批复支持使我们会更加方便,但是我们现在已经下定决心要自授学位了。像一开始,教育部批准我们筹办时跟中科大联合招生,但是增加了一个非常苛刻的条件,就是招的学生必须是中科大的学籍,这就相当于培训机构,没有意义。”

  记者:“现在相当于边干边等?”

  朱清时:“不,即使(教育部)批准了,我们自授学位还要走。为什么呢?批准的是本科招生权,不可能连博士点都给你,我们也没有时间一个个申请博士点。我们学校的定位是一流的研究性大学,我们要招一流的教授来,前提就是能招研究生,招博士生,要不然他们的研究工作就要中断。

  中国的高校这么多年冒不出尖来,就是因为新建高校在这期间招不来一流的人才,水平肯定高不了。而老的学校疾病很大,包袱很重,改革很困难,这也是中国高校搞不上去的重要原因。”

  记者:“这是高校改革的必由之路?”

  朱清时:“现在,教育部授学位就像一个铁饭碗一样,你只要考进大学就保证有文凭,你的前途就能保证了,于是各个学校都拼命去公关,争取授权,而不是拼命提高自己的水平,本末倒置了!要让中国的大学恢复活力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打破铁饭碗,你的学位能不能得到社会认可,不是靠政府盖章保证,社会认可的学校就只有靠提高教育水平。我们这一步,就是打碎铁饭碗。”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已有 _COUNT_位网友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码:
Powered By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