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省会”成都资源聚集能力更强

  成都与苏州相比,最大的优势则是“强省会”,有政策的倾斜,可以聚集更多的资源。成都2016年就被确定为国家中心城市;今年1月,“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上升为国家战略,争取发展成为“中国经济第四极”;今年5月,国家再推进新时代下的西部大开发,成都又被委以重任。

  政策加持下,优势资源不断涌入,城市能级全面提升。例如在交通方面,成都加快建设天府国际机场;同时,2019年成都国际(地区)航线数量增至126条,国际班列已连接境外26个城市,“西部陆海新通道”上升为国家战略。这些都使成都更加开放,也让成都具备向国家内陆开放型经济高地发起冲击的实力。

  交通的开放为成都带来很多贸易机会,与沿海城市外贸下降相比,成都正处于外贸不断增长的势头之下。2019年成都进出口总额同比增长16.9%,“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进出口总额增长23%。成都成为名副其实的西部地区外贸“第一城”。

  城市环境方面,今年1月,国家明确“支持成都建设践行新发展理念的公园城市示范区”,提供生态型、宜居性、人本化的城市环境,引领中国特色新型城镇化道路。

  城市规划也逐步加快落实,酝酿三年的成都“东部新区”,今年5月正式批复。这里摒弃传统产业发展理念,优越的市场条件和规模化的生产模式汇聚了新能源汽车、电子通讯等先进制造型产业,还有配套公园休闲旅游特性打造的服务性产业。

  高度的城市定位、集中的资源优势、先进的发展理念、优质的城市环境和营商环境、充满前景的建设规划,吸引了大量人才和产业落户成都,为城市不断注入活力,进一步增强城市聚集能力。这样的良性循环也是成都这几年快速发展的关键动能。

  成都苏州以何优势支撑“内循环”?

  苏州和成都各有优势,在当前错综复杂的局势下,又该如何应对当今的挑战呢。最近中央政治局会议指出,当前遇到的很多问题是中长期的,必须从持久战的角度加以认识,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这对于两个城市来说又意味着什么?

  内循环意味着要打通国内生产、分配、流通、消费的各个环节,发挥中国超大规模市场优势,来满足国内需求作为经济发展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因此,生产、分配、流通和消费一个环节都不能少,要形成完整的闭环。

 ▲图片来源:新京报网 ▲图片来源:新京报网

  习近平总书记近期多次强调,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绝不是关起门来封闭运行,而是通过发挥内需潜力,使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更好联通。可见,挖掘内需潜力、扩大内需市场是关键。

  扩大内需,关键要增加市场需求。近几年成都、苏州大力推行人才引进政策,都是人口流入的大城市。据统计,2019年流入人口最多的城市TOP10,成都排第三,苏州排第七。目前成都通过“人才新政”已经累计吸引36.9万本科及以上学历人才落户,今年上半年落户青年人才达到2.4万人。

  人口的增加刺激了市场需求的扩张,而且成都和苏州还是旅游城市,吃、玩、休闲、文化等产业较发达。面对上半年内需市场萎靡,成都率先发起“地摊经济”,苏州又推出“姑苏八点半”夜经济,来增强市场活力。这些举措都为城市发挥内需潜力、推动内循环奠定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