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泉驿大件垃圾处理中心内,工作人员正在处置大件垃圾。   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 杨树 摄龙泉驿大件垃圾处理中心内,工作人员正在处置大件垃圾。   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 杨树 摄

  保守估计

  成都中心城区的大件垃圾每天超150吨

  居民想扔不便扔

  处置中心又“吃不饱”

  废旧桌椅、旧沙发、杂物柜……家里放不下、小区没地方扔,请人来收走还要倒贴钱。在推行垃圾分类的过程中,大件垃圾的处置一直都是令人头疼的“老大难”问题。

  在成都,常住人口已突破2000万人,保守估计,仅中心城区的大件垃圾每天就超过150吨。近日,《成都市大件垃圾管理办法(暂行)》出台,从投放、收集运输、处理等各个环节,对大件垃圾处置作出规定。目前,成都的大件垃圾处置现状如何?又有哪些探索?记者展开了调查。□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 程文雯

  回收“大件垃圾”收荒匠看不上

  扔旧家具需要预约和额外付费

  根据《管理办法》,所谓大件垃圾,是指日常生活中产生的、重量超过5千克或体积超过0.2立方米或长度超1米、整体性强需要经拆解处理的低价值废旧生活和办公器具,如床架、床垫、沙发、桌椅、衣(书)柜等。

  由于回收价值低、运输成本高、现场拆解不便等原因,这些大件垃圾成为垃圾分类处置中的难点。废品回收站看不上,居民请人上门搬走还得倒贴钱。

  “我家刚装修的时候,多给了装修公司300块钱,他们才找人来把东西拉走。”家住成都市武侯区某小区的刘菲告诉记者,她居住的小区租户多、买二手房的也多,经常有大件垃圾要处理,“有人就随意丢弃在楼道、草坪里。”

  最近,刘菲在业主群里发现,有居民打个电话就能解决问题。“武侯区专门建了大件垃圾处置中心,通过电话或者微信小程序预约,对方就会上门收走。”

  不过,打开小程序,刘菲发现,还是得付费。回收一组床头柜60元、一张茶几100元、一张床垫100元……“要是按这个价格,我家扔的那些旧家具早就超过300元了。”掏出手机,刘菲向记者展示小程序上的收运参考价格,她觉得有点贵。“不说卖钱,只要能免费,相信很多人就不会乱扔旧家具了。”

  “给钱其实还好,至少是明码标价。”也有小区居民愿意付费,不过,预约后不能立刻上门也是个问题。“预约要提前1-2天,东西又该往哪儿堆?”

  5年前就有规范收运试点

  仍有不少居民感到“无从下手”

  记者了解到,武侯区有部分小区设置了大件垃圾堆放点,可先临时堆放。但目前尚未实现所有小区全覆盖。

  在成都,除了武侯区,天府新区、青白江区、彭州市、新都区等都在积极探索建立大件垃圾处置点。但由于居民小区缺乏规范的暂存场所,物业管理责任履行不到位,前期宣传不足等各类原因,仍有不少居民面对大件垃圾感到“无从下手”。

  有没有免费、规范的收运?其实,早在2016年,成都就在探索。当时,成都在39个街道办试点大件垃圾“快递”收运,公布了一批联系人的电话,市民拨打后即可免费享受大件垃圾统一收运服务。但5年过去了,试点效果并不理想。

  7月18日,记者随机拨打了5个电话,其中两个是空号,另3位回复早就不做了。为什么?一位联系人透露,一方面是因为免费收运成本过高;另一方面也缺乏专门的场地、设备和车辆等。

  在龙泉驿区,有一个大件垃圾处理中心,该中心与社区合作,在各社区、小区物管设置大件垃圾集中堆放点,引导居民集中堆放,同时将宣传工作落实落细。“家里有大件垃圾要扔就联系社区人员,他们会告诉我应该放在哪儿。等集满一车时,处理中心的清运车辆就会来统一拉走。要是居民年纪大了或者行动不方便,社区志愿者会上门帮忙搬。”在当地,居民们对流程十分清楚。

  目前,该中心的收运范围已覆盖全区,其中,龙泉街道由中标公司收运,其他街镇统一运至处理中心,运费自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