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新闻记者 肖洋 徐湘东

  9月2日凌晨5点多,在抗战胜利75周年的前一天,108岁的抗战老兵水青山“归队”了。

  当天上午,在凉山州西昌市中坝乡大树村,林开伦坐在水青山家的院子里出了神。几天前还和他打招呼的老友水青山的突然离世,让他有些意外。

  “从1937年参军抗战以来,从南京保卫战到滇西大反攻,他数次受伤,在日军的刺刀下死里逃生。”林开伦说,水青山的一生充满了传奇。

  1

  从南京到滇西

  老兵的8年抗战

  林开伦是水青山的“忘年交”,两人相识于2012年。那年,林开伦69岁,水青山100岁。

  林开伦说,早年他在原二炮部队服役5年。退伍后,他来到当时的西昌县武装部,工作了20年。退休后,便一直从事寻找、关爱抗战老兵的公益活动。

  “2012年,我们发起了‘老兵在风中,我们在路上’的公益活动。”他说,就在那时,水青山的家人与他们取得了联系。随后,他们一行来西昌市中坝乡大树村,见到了水青山。在交谈中,水青山讲述了他的前半生。

  水青山,甘肃临洮人,1937年抗战爆发,在甘肃应征入伍,并在黄埔军校天水分校接受了半年的训练。因当兵前习过武,在军校期间,他展现出了极高的军事素养,并在南京教导大队任教员。

  随后,他所在部队开赴南京外围修筑防御工事,抵挡日军进攻。在日军飞机大炮的轰炸下,南京失守,他目睹了南京大屠杀。

  部队被打散,他化妆为平民,乘坐法国教会的船只到达城西和战友会合,乘火车经安徽、河南、湖南到达江西萍乡镇,被编入第71军36师107团。亲历了兰封作战、富金山战斗等对日作战。战斗中,他全身多处负伤,最严重的一次,他的腹部被日军刺刀刺伤,与死神擦肩。

  1942年3月,水青山所在部队渡过新墙河,经宝鸡、汉中、重庆驻防西昌。随后,日军占领滇缅公路,滇西战事吃紧,水青山所在部队从西昌出发支援前线,参加了惠通桥阻击战等作战,直至抗战胜利。

  “在西昌驻防期间,认识了当地的人。”林开伦说,抗战胜利后,水青山就在西昌安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