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前,爬着上学;10年后,站立支教……四川凉山人熊洞出生于1993年,自幼右腿残疾,16岁才艰难地爬进校园读书。后经支教老师、医院和爱心人士帮助,他重新站立起来,6年学完9年课程,2019年成功考入大学。

  今年夏天,上大学后的第一个暑假,26岁的熊洞从位于四川德阳的一所大学回到凉山木里白碉苗族自治乡烂房子村,在当年就读的村小当支教老师,为17个孩子讲课。还是当年那个村小,还是当年那间教室,10年前,从家到村小这段700余米的路,熊洞要爬上半个多小时;10年后,重新站起来的他,只需七八分钟就能走到。

  如今,那个曾经爬着进校园的少年,正带着爱并传递着爱,站着走向更广阔的未来。他的这段“十年励志人生”也感动了众多网友,纷纷为他加油、点赞。

  9月1日,开学第一天,红星新闻记者在四川工程职业技术学院对熊洞进行了专访。谈及这次暑假回乡支教,他说,这对我意义非凡。第一次支教站上讲台,孩子们齐刷刷地望向我时,顿感教师职业的神圣与责任。“这是我梦开始的地方,我传递这份爱心,希望他们快乐成长,努力学习,将来能有机会走出大山,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四川工程职业技术学院学生熊洞。 ↑四川工程职业技术学院学生熊洞。

  “谈不幸童年”

  2岁时被烧伤未及时有效治疗

  只能爬着走路、在家放羊

  红星新闻:小时候,你是因为什么受的伤,为何站不起来?

  熊洞:听妈妈说,我两岁多时,一场灾难降临到我的头上。当时,为维持一家人的生计,父母总是早出晚归地干活,只留下我独自在家。一天睡觉时,我踢倒了桌上的火盆,大火瞬间点燃了被子,我在大火中哇哇大哭。等到父母回家时,我的右腿已被严重烧伤。那时,我们那里条件艰苦,交通不便,加上家里贫穷,只能用土法敷药,草草包扎处理。由于没能及时有效治疗,到了我四五岁时,大腿和小腿肌肉基本粘连在了一起。

  红星新闻:这次受伤给你带来了哪些不便,你是怎么面对的?

  熊洞:慢慢长大了,我发现自己和别的伙伴不一样。他们是站着走路,而我是爬着走路。我就不停地追问爸妈,为什么我和弟弟他们不一样?妈妈含泪对我说:孩子,我们对不起你,害了你,可能你就要这样过完这辈子了。爸爸则安慰我:孩子你放心,爸爸会努力挣钱治好你的腿,以后可以站着走路,要相信爸爸!

  但是,我10岁那年冬天,突然传来我们全家无法承受的噩耗:爸爸外出打工,石头塌下夺走了他的生命。从此,我们一家人失去了顶梁柱,母子几个当晚抱着痛哭,一夜无眠。

  爸爸离世后,妈妈没有放弃这个家,哪怕自己再苦再累,也经常鼓励我们,爸爸虽离开了我们,但生活还是要继续,努力过好每一天才对得起爸爸,要勇敢地活下去,活出个人样来!

  从那以后,我决定给妈妈分担一点活儿,给家里放羊。就这样不知不觉又过了几年,伙伴们都去上学了,唯独只剩我一个人还在放羊。每天看着沉默的山、流动的云以及不会说话的羊群,我从此变得沉默寡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