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农村日报记者 唐小未

  12月8日17时,林进斌驾船靠向嘉陵江岸,费劲将装满漂浮物的编织袋拽下船,交到专门回收处后结束一天的工作,“退捕后当了打捞工人,还是在熟悉的江面,每天按时上下班,也不用满身鱼腥味,对现在工作很满意。”

  四川长江流域禁捕,退捕渔民1.6万人。渔民上岸后怎么办?不只是关系渔民生计的民生问题,也影响禁渔效果和成败。南充将嘉陵江水生态保护与渔民转产相结合,引导渔民利用专业技能实现创业就业。

  志德打捞公司就在这样的背景下成立。一年多时间,公司业务从打捞江面漂浮物,拓展到渔业资源恢复、河岸线保护;员工从最初6人增加到现在28人,实现了从捕鱼人到护渔人的转变。

  陈志德和员工正在打捞江面漂浮物

  守护水生态,渔民有了新工作

  林进斌,顺庆区芦溪镇人,出生捕鱼世家。儿时就爱在父兄渔船玩耍,捕鱼技能耳濡目染,这样的生存方式也自然而然延续。13岁,初具劳动能力,他一头扎进渔船。

  “老一辈捕鱼,都是手摇船,网具也很落后,捕鱼不多。后来船只、网具越来越先进,我们捕到的鱼多起来,超过了资源承载限度,就越来越少了。”捕鱼37年,林进斌以“渔”养大孩子,在城区买了房子。

  退捕上岸后,林进斌积极参加有关方面组织的技能培训和招聘活动,热情被现实浇灭。年龄45以下,大专学历,还要工作技能。他除了捕鱼啥也不会,年龄、学历没一个达标。谈起这些,林进斌十分感谢他现在的老板陈志德,志德打捞公司合伙人。

  2019年3月,南充在酝酿嘉陵江禁捕的同时,着手推进嘉陵江江面保洁,重构水生态环境。于是,顺庆将水环境保护与渔民转产相结合,鼓励渔民利用专业技能,成立专业打捞公司,承接政府社会采购项目,打捞嘉陵江面漂浮物。渔民陈志德热情拥抱政策,与朋友合作成立打捞公司。公司员工全部面向渔民招聘。

  顺庆区芦溪镇人张德全从2019年3月公司成立,就到打捞公司上班。“以前鱼多一天能打100斤,还有团鱼等珍稀品种,后来都见不到了。早点退出能早点迎来新开始。现在上班只负责自己责任区域内的江面卫生,没以前那么累。”

  一年多时间,这个团队从最初6人壮大到28人。 最年轻的30出头,最年长的已经62岁。“以往六七十岁的老渔民都还在打鱼,只要能够工作,我们都愿意要。不然他们更不好找工作。我们也会考虑安全因素,分给他们浅水作业区,年轻的同事也会帮着他们干。” 陈志德说。

  从去年10月入职,林进斌早已习惯现在的生活。还是驰骋水面,只有大风暴雨、洪峰过境才能休息,但有了团队纪律和团队生活。“每月工资4000多元,虽说没有捕鱼高,但工作稳定,生活规律,比在外面下苦力强。”

  林进斌打捞江面漂浮物

  回馈嘉陵江,创造更多就业机会

  陈志德也在嘉陵江畔长大。农家子弟。起初他未曾料想嘉陵江也能养活一家人。后几经辗转,才下河捕鱼。2000年后入行,2014年前后迎来收益高峰期,年入15万至20万。“嘉陵江养活了太多人,是该休养生息。” 陈志德说。

  嘉陵江是长江上游支流中流域面积最大的江,以她的丰沃滋养着嘉陵江南充流域上千户渔民。  然而,随着资源过度开发,嘉陵江的鱼越来越少,生态越来越糟。在十年禁渔政策正式发布之前,陈志德就已经意识到这不是长久之计,主动思考转型。

  在捕鱼之余,陈志德自己也承接一些打捞工作。后当地要推动江面保洁,想通过此项目消化一批渔民就业。陈志德愿意跟着政策走。“一直以来都在享受嘉陵江的资源,受了她那么多年的实惠,她需要保护,就是回馈她的时候了。”

  去年9月,志德打捞公司通过招投标,中了顺庆区嘉陵江面漂浮物打捞的项目,一年38万。今年11月16日再次举行招投标,7家单位投标,还是志德打捞公司胜出,合同期限从一年变成两年,78万。“我们的实力是最强的。” 陈志德颇为自豪,我们有专业打捞设备,人员工作能力强,识水性,熟悉水域环境和水文情况。

  陈志德驾小渔船展开渔业资源调查捕捞

  但陈志德没有忘记,从渔民到创业者的孵化,政府引导起了关键作用,行业部门支持也给他吃下定心丸。水务部门及时告知打捞漂浮物招标信息,通知他们参加;航务部门为他们打捞船只规范专用停泊码头,共享水文信息、气象条件等,以确保安全。“不然一个渔民,那敢投那么多钱。”

  而今,他们还把漂浮物打捞的生意做到了高坪区。但他们说只做江面漂浮物打捞,不足以养活20多号员工。还承接沉物打捞、渔业资源调查,以及河岸线绿化、水土固化等工作。只不过这些项目没有可持续性,所以目前“公司运行正常,略有盈利”。

  今年3月,南充出台政策,集中收集嘉陵江船只污水和垃圾,志德打捞公司也在积极对接该项目。陈志德说,顺庆、高坪区政府,南充水务局随时都在关心他们。他们也希望争取更多政策项目支持,给渔民兄弟伙创造更多就业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