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四川|资讯|城市|美食|时尚|旅游|团购|汽车|健康|教育|同城|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四川> 资讯>热点评论>正文

李克杰:饱受质疑的嫖宿幼女罪何以难废除

来源:舜网-济南日报2012年6月6日【评论0条】字号:T|T

  去年,国务院颁布《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11~2020)》。今年,刑事诉讼法修正案增加“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诉讼程序”专章。在制度层面,我国为未成年人这一群体设置的“保护伞”张得更大。然而,与之不相协调的是,1997年入刑的嫖宿幼女罪长期以来沦为保护幼女权益的一大法律漏洞,且已成为个别官员和新富侵犯幼女性权利的遮羞布和挡箭牌,备受社会各界质疑。(6月4日《中国青年报》)

  嫖宿幼女罪,从1997年《刑法》修改将其设为单独罪名时起,围绕该罪名存废与否的争论一直没有停止。多年来,多位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曾多次建议废除嫖宿幼女罪,认为凡是与幼女发生性关系的行为,都应按照强奸罪依法严惩。法学界对单设嫖宿幼女罪也多持质疑态度,支持保留此罪的学者很少。

  嫖宿幼女虽然也被列为犯罪,其最低刑还比强奸罪的最低刑要高出不少,但嫖宿幼女罪严重背离了“幼女无权处分性权利”的全球法治共识,不仅在刑法内部出现自相矛盾——— 因为奸淫幼女以强奸罪论,不承认幼女的性处分权,而“塞给”幼女一点财物之后就变成了嫖宿,奸淫者则变成了嫖客,幼女变成了妓女,就承认了幼女的性交易权;而且也与处于同一法律体系中的民法原理严重冲突——— 因为在民法中幼女也至少属于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出卖身体的行为显然与其年龄和智力不符,不应得到法律认可,而嫖宿幼女罪的设立等于承认了幼女独立处分性权利的能力。

  就其结果而言,嫖宿幼女罪的出现,除了事实上减轻了奸淫幼女者的刑事责任外,更为重要的是,它严重侵蚀整体社会道德,模糊社会成员是非标准,既降低了幼女的道德耻感,也使奸淫者产生错觉,认为自己是在嫖娼,自己出了财物,发生性关系是你情我愿,公平交易;同时,也必然纵容“皮条客”们肆无忌惮。严格来讲,多数情况下“嫖宿”者明知和应当知道幼女并不情愿发生性关系,不过是通过“皮条客”的恐吓和利诱,达到了表面上同意性交易的目的,实质上就是强奸。

  由于1997年《刑法》大修时的立法民主化程度较低,《刑法》草案并未公开征求公众意见,我们无法得知嫖宿幼女罪是如何从强奸罪中分离出来的。从之前的立法情况看,1991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严禁卖淫嫖娼的决定中还明确规定,“嫖宿不满十四岁的幼女的,依照《刑法》关于强奸罪的规定处罚。”为什么能在六年间来个“大翻转”,至今也没有权威解释?

  1997年前的法治意识和立法水平与今天相比不可同日而语,因而我们也不宜过分苛责。但让人不解的是,《刑法》已经进行了9次补充修改,却始终不肯废除嫖宿幼女罪,到底是何原因,阻力在哪,恐怕有必要进行追问。在整个社会全面加强对未成年人法律保护的大背景下,对于长期以来备受质疑的嫖宿幼女罪的存废,立法机关一直保持沉默,实在很不正常。希望社会各界对嫖宿幼女罪的强烈质疑,能够切实引起国家立法机关的关注和重视,不要让社会呼声沦为毫无意义的空气震动。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精彩推荐更多>>

微博爆调查

新浪简介|新浪四川简介|网站地图|广告服务|广告代理商|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