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5日,山西12岁女童疑遭继母虐打成植物人一案在山西朔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检方指控,被告人王某蓉在与被害人朵朵共同生活期间,经常以殴打、体罚、指甲掐、扭身体隐秘部位等方式虐待被害人,构成虐待罪。

  2020年春节后,王某蓉多次使用钝性外力致被害人头部受伤,2020年5月14日凌晨,王某蓉发现被害人昏迷,遂将其送医救治,经诊断,被害人硬膜下血肿、弥漫性脑肿胀、大面积脑梗死。经鉴定,被害人颅脑损伤程度为重伤一级,构成故意伤害罪。

  被告人王某蓉在看守所以远程视频的方式受审,其辩称,自己对朵朵只是“教育式打骂”,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犯了虐待罪,但否认有故意伤害的行为。同时,她还辩称,自己从未用手或者物品殴打过朵朵的头部,2020年5月14日,朵朵从四五十厘米高的炕上摔下后昏迷,她才紧急送医。

  朔州市公安局法医鉴定人表示,被害人的脑损伤程度属于多次、不同时间段的钝性外力所致。

  事发近一年,朵朵始终处于“意识植物生存状态”。新京报记者看到,朵朵坐在轮椅上被推进庭审现场,在庭审过程中基本一动不动,面无表情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庭审从8时30分许开始,共进行了约6.5小时,至18时许结束,法院未当庭宣判。

朵朵的生活旧照。受访者供图朵朵的生活旧照。受访者供图

  庭审现场:继母否认击打头部,称是摔伤后昏迷

  庭审中,被告人王某蓉自述,她经常在睡前给朵朵讲故事,把朵朵当亲生女儿一样抚养,在朵朵的学习生活上,她都亲力亲为。

  但王某蓉也承认自己对朵朵有过多次打骂的行为,打骂的原因是“撒谎、不认真学习”,打骂的方式包括:“在她不写作业时,把作业本摔她脸上,用扫炕的扫帚打她的后背、屁股。”

  朵朵的父亲刘魁风在警方笔录中提道,王某蓉对朵朵存在多种方式的虐待,包括辱骂朵朵、还让朵朵在沙发上睡觉,“其中有一次,她让孩子煮面片,朵朵不会煮,就把盐放少了。王某蓉就让朵朵把她的那碗面吃掉,朵朵吃不下,将面倒进了厨房的垃圾池。王某蓉发现后,让朵朵把垃圾池里面的面片捡起来吃掉。朵朵告诉我,这次后她三天都没有再吃饭。”

  在警方笔录中,王某蓉供述称,2020年5月9日,在山西怀仁县,王某蓉经营的美容店内,朵朵把卫生间坐便器的坐垫尿湿,于是,她用戴着美甲贴片的手扭掐朵朵的小肚子、大腿根部、会阴部周围。王某蓉供述称,当天朵朵在卫生间内摔倒,至于为什么摔倒后朵朵的手脚部位出现红肿,她并不清楚。

  2020年5月10日,王某蓉发现,朵朵将自己的伤口用卫生纸、卫生巾包好,打开后发现,朵朵的大腿根部、会阴部周围已经开始化脓。王某蓉供述称,自己用药物给朵朵进行了擦拭。

  对于检方指控的虐待罪与故意伤害罪部分,王某蓉辩称,自己只是在情急之下没有控制自己的脾气,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犯了虐待罪,否认对朵朵有故意伤害的行为。

  对于朵朵头部受到的损伤,王某蓉表示自己从未用手或者物品击打过朵朵的头部。王某蓉称,2020年5月14日,朵朵从四五十厘米高的炕上摔下后昏迷,她才紧急送医。

  庭审中,给朵朵做伤情鉴定的朔州市公安局法医以鉴定人的身份出庭作证。鉴定人表示,朵朵的脑损伤程度属于多次、不同时间段的钝性外力所致,且基本排除从炕上摔下后导致脑损伤的情形。

  被告人王某蓉的辩护律师表示,公诉机关与原告方提供的证据中,缺乏王某蓉用手或者物品击打被害人头部的直接物证。

  公诉机关发表辩论意见时表示,被告人王某蓉前后供述不一致,不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请法庭依法予以严惩。

  此外,庭审中,王某蓉提出愿意赔偿20万元,用于朵朵的治疗。法庭表示,关于民事赔偿的部分将会继续进行后续的调解。

  庭审最后,王某蓉表示希望得到宽大处理,“我还有年迈的父母还有孩子需要照顾,希望得到法律的公正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