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眼泡上发现的纺织物遗痕。 周旸供图铜眼泡上发现的纺织物遗痕。 周旸供图

  (记者 岳依桐)纺织品文物保护国家文物局重点科研基地主任周旸近日在四川广汉向记者披露了三星堆遗址祭祀坑纺织品考古工作的最新进展。继此前在4号祭祀坑的灰烬层中首次提取出丝蛋白后,3月20日以来,考古工作者通过对从1号至6号祭祀坑提取的逾百个样本进行了检测,在2号、6号祭祀坑中再次发现纺织物的遗痕。

 铜尊口沿处发现的纺织物遗痕。 周旸供图 铜尊口沿处发现的纺织物遗痕。 周旸供图

  周旸告诉记者,样本提取自祭祀坑坑内土层或出土遗物表面,发现带有织物组织结构的器物包括青铜人头像、兽面具、铜眼泡、青铜尊、鱼形铜箔片等。这些新发现再次验证了三星堆遗址中丝绸是作为祭祀用品,具有沟通天地人神独特作用的观点。“这令人振奋。”

 青铜龟背式挂饰上发现的纺织物遗痕。 周旸供图 青铜龟背式挂饰上发现的纺织物遗痕。 周旸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