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宿经营陷入“寒冬”,真实原因何在?

  业内人士:大量民宿出现致“内卷”严重,露营火爆挤压民宿生存空间

  与五一期间爆火的露营相比,民宿经营的数据却不比从前。据红星新闻记者了解,临近五一,受到疫情出行影响,各地民宿出现了部分退订潮。如北京延庆地区五一整体退订量在25%左右,平谷地区退订量则在30%-40%。

  但民宿经营的困难,并非只是受到了疫情这一方面的压制。

  韩永坤认为,眼下民宿行业竞争非常激烈,这与短时间内大量民宿的迅速崛起也有着关联。据韩永坤介绍,2015年之前民宿其实不太多,但经过五六年发展,大理现在已有5000个民宿,北京周边营地民宿超过200个,竞争对手无数,内卷严重。

  韩永坤分析指出,民宿行业的经营现状,目前存在“两头赚钱,中间亏”的局面。据其介绍,全国各地的头部民宿定价在2000-3000元一天,而走中间路线的民宿定价,则大多在1000元甚至500元以下。

  “换言之,以大理为例,现在大理一共有5000家民宿,但只有前10名能活,这意味着定价在两三千元的能活下来,甚至一房难求,但那些定价在300-500元的民宿,就算把价格降到100元都可能没人去。”

  今年1月,某客房管理服务平台发布了2021年民宿行业发展报告。数据显示,腰部民宿受疫情影响更大,而高端民宿抗风险能力确实更强。

▲民宿行业报告截图▲民宿行业报告截图

  在韩永坤看来,民宿行业的转型之路,要么做到头部,要么就落到底部。“现在民宿行业就是两头赚钱中间亏,所以民宿经营不能走中间路线,要做就做到极致。”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某营销管理系统发布的《2021精品民宿行业大数据报告》中调查显示,2021精品民宿行业的连锁率为47.55%,同比提高1.58%,而单店民宿数量占比却降到50%以下,连锁商家的整体表现也要好于单体商家。

  同时,四川民宿分会秘书长田莉认为,除了疫情之下的退订压力和行业本身内卷外,最近爆火的露营也挤压了民宿的生存空间。“以四川为例,现在人们更多选择在近郊以及低密地区的偏高端民宿,同时也会更倾向于选择做体验露营体验农场。这就压缩了腰部民宿的经营利益。”